只有花邊新聞,才能拯救中國互聯網

  人氣:597   發布時間:2019-08-31 15:48:49 【
文/徐車長  編輯/小小酥

來源:互聯網翻車指南(ID:fancheba)

前兩天,小米的總裁林斌的新聞上了微博頭條,嚇懵了為發燒而生的米粉們。

作為僅次于雷軍的二把手,連續三天減少持股,套現了近4億港幣,一副賈躍亭準備提前跑路美國的樣子。

做戲要做全套,一同放出來的還有林斌的承諾書——什么“我跟小米永遠站在一起”,“我永遠看好小米”,“我套現是為了做慈善”,一通眼花繚亂的操作下來,總算是把吃瓜群眾們給唬住了。

當然了,不管林斌再怎么解釋,再怎么說未來不會減持,除了數字,其余是一個字都不能信的。

創投圈一直是有個天條:高管減持套現,就是不看好這家公司的未來。

如今互聯網行業更是到了存量廝殺的階段,小米市值腰斬,同為中年創業者的林斌,任勞任怨干了這么多年,不賣點股份怎么寬慰一下自己傷痕累累的內心?

老一輩創業者的日子不好過了

1969年出生的雷軍,最近發現日子沒之前好過了。

最早在金山的時候,雷軍還能花時間去嘗試、去失敗,媒體對雷軍都是客客氣氣的,不管做什么都是吹。

“盤古組件”賣的不好雷軍去反思了,媒體吹。去做卓越,卓越做不上去了,媒體吹。賣了卓越做天使投資了,還是吹,投了陳年,還是吹。

正值青壯年時期的雷軍,就連柳傳志都要追在他屁股后面跑,把他捧為座上賓,妥妥的中關村之子。

如今雷軍也年過半百了,成了標準的中年創業者,相對于80后、90后CEO們“自殺式”的宣傳,威名不復當年,相比之下,人們更在乎孫宇晨和孫笑川。

小米業務選的也是硬件賽道,在手機這個日漸飽和的市場內,除了要面臨OV、華為這三家友商的迫擊炮,抬頭就是300億美金的市值安全線,一回頭還要面臨無數的長槍短炮和水軍,邁錯一步就是再也爬不出來的深淵。

同樣流年不利的還有78年出生的陳華,當年和吳世春做酷訊的時候風光無限,桌子都用貴的,辦公場地在“互聯網企業家”搖籃的華清嘉園,后來賣了酷訊做唱吧的時候早早就喊出了1億用戶的數字。

16年時,唱吧已經號稱43億人民幣的估值,陳華在朋友圈還問A股借殼上市的事,在新三板和主板之間猶豫不決。

隨后每年唱吧都要試著上一次市,做一次上市輔導,失敗一次,如今已經過了三年了,死對頭全民K歌已經長成了參天大樹,唱吧的DAU一跌再跌,和陳華一起名噪江湖的聯合創始人吳世春,已經敲鐘了自己投資的十幾家公司,搜人名字已經滿屏幕的《知名投資人吳世春:以40萬狂賺6個億》通稿,而唱吧這邊全是《上市到底還要幾個3年》。

也別說媒體落井下石,而是期望太高。

前段時間被抓的馮鑫也是一樣的,11年暴風要上市,偶遇VIE架構趕上美國金融危機,拆完VIE回國,又撞上新股暫停審批,兩次差點賣了暴風,一次是賣給陳一舟,一次是賣給阿里,最后都因為錢太少,不夠分給兄弟們的問題作罷,MPS收購案失敗的事,更是扯到了投資部員工出來爆料,說CFO在里面搞貓膩,馮鑫老眼昏花被人擺了一道。

周航也一度是中國出行領域的掌門人,早期在神州數碼大廈的時候做音響出身,早早把設備賣到了奧運會,同批玩家都是松下、索尼之輩,江湖地位早已確立,做易到用車本來易如反掌,卻被一個“草寇”程維的滴滴用合并快的、站隊阿里騰訊的方式拉下馬,最終委身樂視。

現在周航不管在哪個公開場合,都會把自己定成罪人,開口就是反思:“當時太自負”“戰略比戰術重要”“自己認知不夠”,可換個角度來想,你讓曾經的成功企業家、現在的失敗者講什么呢?

網易考拉業務前兩周也要賣給阿里,要合并到天貓全球購下面,外界釋放的信號都是阿里在給拼多多施壓,網易業績差到了要賣身部分業務的程度,不復當年勇,讓人唏噓不已,丁磊你也有今天。

但最后關鍵時刻,剛剛跟阿里CEO張勇錄完節目,丁磊還是出來投了反對票,放自己手里做好做不好是一回事,有沒有這個業務是另一回事,人啊,總得有點念想,不然哪個兄弟還跟你打天下呢。

以上的種種,都是典型的中年創業者面臨的危機,曾經風口之上天下皆知,轉身又經歷起起伏伏,終不如意,離心目中的“成功”總是差那么一段距離。

要么做砸被釘在恥辱柱上,要么始終沒法跑步進入第一梯隊,背后80后、90后跑得快的超了自己一圈,慢的還在背后窮追不舍,努力扒自己的底褲。

周航1973、姚勁波1976、王興1979、傅盛1978、唐巖1979、雷軍1969、陳華1978、陳年1969、丁磊1971、王學宗1969......他們曾經早早證明過自己,然而新的玩法、江湖地位、兄弟情義等其他非核心因素,都逼迫著這幫中年人堅持下去。

但無論是媒體,還是資本市場,對他們的期待已經不是草創階段那般含情脈脈了。當最終這些想改變世界的中年創業者發現,自己的唯一出路竟然是被BAT收購、控制,才能做到制霸一方,由不得他們不焦慮。

創業公司失去了安全感

做互聯網創業一直有一條隱形的高壓線,但這線在哪,是高是低,沒有哪個CEO能說得清。

我剛入行的時候,跟幾個業內大佬曾經討論過一個問題:“創業公司干到什么程度才算是穩了”?

最后這些業內大佬給了我一個統一的結論,A輪就算差不多了,商業模式跑通且已經有現金流進來。

但隨著時間的推移,在以后的三年內,這個口徑從A輪變成了B輪,B輪變成了C輪,C輪變成了D輪,最后變成10億美金的獨角獸,甚至是騰訊、百度、阿里這種的賽道冠軍。

今年百度業績差成什么樣子,《騰訊沒有夢想》有多大殺傷力,阿里有多擔心拼多多大家也都看到了。

上周我再問起這個問題的時候,所有人的判斷已經變成“不清楚、不敢說”。

前段時間小紅書下架的時候,各種謠言紛紛出現,有說是涉黃的,有說是醫美產品沒有牌照的,有說是涉嫌政治敏感問題的,有說是因為假貨問題的,就是沒有一個官方定性的靠譜的答案。

可如果真的有,官方為什么要拿出來說呢,留給某寶使絆子么。

18年年底因為突然爆掉,震懾了產品經理、投資人雙圈的音遇,在APP排行榜榜首蹲坑了一個月。

隨后便無緣無故趕上了政策變化,當時蘋果中國區一次性下架了一百多款APP,其中就有音遇,至今還沒上線。

荔枝FM團隊孵化的吱呀語音,本來是去年社交賽道的新寵,也因為動不動就劃出一個女生叫床打樁的語音慘遭下架。

現在人家學精了,名字從吱呀語音改成了吱呀社交,最后又改成了歡聊,狡兔三窟。

運氣稍微好點的就網易云了,雖然屢經下架風波,好在下了幾次也上了幾次,最終沒有太大影響。

可搞到今年4月份的時候,面對日常下架的這種混亂場面,很多人已經不知道下架原因究竟是什么了,也沒人在乎了。

即刻是這里面最慘的一個。

核心管理層一向自詡來自密歇根的狼,逼格拉的比知乎都高,管理層張嘴就是Facebook哪哪好,美國英國哪哪好,中國哪哪不行,我們要做輕資產公司,然后嘴上喊著“偷爬知乎、微博的內容哪里算偷呢”的段子,服務著中國的用戶,頗有點孔乙己的味道。

一個C輪公司,100萬不到的日活,沒有盈利能力。

背后是最后被同行在公司內部埋伏了兩個月,一舉向有關部門呈遞了所有罪證,最終慘遭無期限下架,被拔了網線。

如今即刻又偷偷上了新產品,取名Jellow,內測制,風聲鶴唳的背后,開始大搞隆中對那一套,需要嚴格的審核。

稍有一點關于產品的反饋,測試用戶就會被取消資格踢掉,理由同樣活久見——“不支持我們的話,你也算個人?”

瓦總是真的怕了。

如今,知乎CEO周源成了北京的政協委員,知乎度過了只發一個句號都可能被政治敏感的過敏狀態。

就連搞自媒體的某蒙也被統戰部理論研討班叫過去進行“再改造”,算是一次警告敲打。

恰逢昨天簡書官方發表聲明,響應政策,開始新一輪的內容自我審查。

這一切的一切背后,都是因為創業公司不能觸碰的紅線,在變得更加不明確,APP中內容的風險,在指數級地升高,稍有不慎,滿盤皆輸,不如多進行自我閹割。

創業公司從盼望上市的遙遙無期,變成了盼望APP上架遙遙無期,有頭有臉的中年創業者們尚且應付不來,你說一個谷歌出身含著金鑰匙的富二代,喊兩句就是倒閉我也要自己花錢把公司開下去,就應付得來么?

真是貴圈自有圈情在此。

投資人也怕了

投資人日子也沒好到哪里去。

不管是大Par小Par,18年下半年都要先經歷投資基金稅率從20%提高到35%的痛,然后是人民幣基金批量倒閉的錢荒,緊接著是一輪大裁員,活到最后的人還在等行情穩定。

一個個互聯網項目,從數據角度看本該非常容易拿到融資,最后面臨的是美元基金多拿20%的股權,少出一半的money,創業者相較于之前算是出讓了10倍以上的收益權利。

項目流產風險加大,A股的堵塞和美股的不確定性讓原來正常的退出鏈條斷掉了,行業競爭多以并購告終。

市場不再追求長期價值,開始追求促成短期交易,這種尷尬的環境督促著投資人們更偏向于財務投資,而不是戰略投資。

前段時間騰訊投資了喜茶,估值到了90億,這成了一個新的標志——線上流量的愈發昂貴,最終把騰訊這樣級別的公司推向了線下。

當然,投這樣的公司就是為了賺錢,沒人會覺得一個飲品會對互聯網格局產生什么大的影響。

不過比較有意思的是,騰訊前戰投老大彭志堅出去搞了一個元生資本,該資本曾經獲得過阿里的投資,然后元生投了另一家飲品品牌茶顏悅色,這個項目在投資圈里已經被至少討論了三個月,什么事兒一但沾上AT兩家的投資,就瞬間變了味道。

投資再無互聯網,線下流量激戰真香。

如果有人還想做互聯網產品來創業,其實完全可以這樣算一筆賬,一個包括產品、開發、設計、運營的10人小團隊,從零做一款產品最少要六個月,假設完全通過投放的方式獲得了100萬日活用戶,究竟要多少錢?

我恰好算過,在北京完成這件事的資金量級應該在6000萬元人民幣以上,而且是在100%的留存狀況下。

昂貴的人力成本,極高的流量費用,已經是互聯網行業架在頭上的兩把菜刀。

從這個角度來看,快手投資知乎似乎也沒有什么問題。

畢竟知乎日活一直在上漲,每天逼近2000萬的用戶在使用,雖然緩慢,但已經在從微博身上撕口子了,是為數不多還算不錯的大體量互聯網產品。

雖然快手股權占比不高,就當買個年化30%左右的理財產品也是沒有什么問題的。

如果說巨頭們還能保得住飯碗,那投資經理們的日子可以說是雪上加霜了。

打開VC和FA們日常混跡的某小程序,可以看到這些精明的人,也在不斷擔憂著自己飯碗何時不保,30多歲投出幾個明星項目的投資人,紛紛在問跳到某某二線資本有沒有前途,計算混成VP、合伙人還需要幾年,遠沒有了西裝革履、上臺演講時的意氣風發。

其余信息則是某女投資人又睡哪幾個領導、漲薪翻倍的葷段子,氣氛十分詭異。

中年創業者的苦惱、創業公司看不見的紅線、投資人的回報率,這似乎都在反映王興的互聯網下半場理論已經奏效,但同時他09年提出的四縱三橫理論也在失效。

“四縱”是娛樂、信息、通信和商務四個創業領域,而“三橫”是每五年左右,會有一個大的技術變革,逐漸影響這四個領域,之前三次是搜索、社交和移動互聯網。

2019年是第四個五年,我們現在還有什么呢?似乎并沒有什么技術變革在今年出現。

千言萬語匯成一句話——中國互聯網的黃金時代已過。

線上流量成本的指數級增高,讓互聯網舉步維艱。人們對產品用哪家已經無感,對創業公司也不再持有積極且支持的態度,對某些中年創業者的事業也不感興趣,唯一關心的只是背后的八卦。

不信你看,昨晚因為一位記者的群里碎嘴,王興和另一位女記者的事熱鬧成了什么樣子。
[返回]

免費咨詢

  • 張小姐: QQ
  • 姚經理: QQ
  • 周先生: QQ
  • 13580784249
试机号后分析汇总牛材网